当前位置:首页 > 何裕民 >

121.圆桌诊疗——消解心理障碍的"佳径"

发布时间:2013-01-31 23:59:25 作者:百年养生网 出处:百年养生网
所在栏目:何裕民 何裕民
第十二章 康复促进:心理、情感和意志很重要 第121节 圆桌诊疗——消解心理障碍的"佳径" 返回何裕民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全文阅读目录 众所周知,许多肿瘤患者之所以难以康复,很大程度缘自错误的“癌症等于死亡”观念以及因此而导致的心理恐惧、抑郁、悲哀或焦虑等。如何缓解或改善肿瘤患者的不良情绪状态,就成了横亘在人们面前颇难克服的障碍。 是病都会有心理波动,是病都会威胁健康,甚或生命,但没有一种病象癌症那样令人极度恐惧、万念俱灰。这有着深刻的文化、宗教、医学、社会等的根源,对此,专家们已作了众多分析。在此,不想掠人之美,加以复述。只想讨论一下如何克服、纠正、消解肿瘤患者中普遍存在的劣性情结或情绪。 早期,人们采取了回避方法,隐瞒、虚报病情,尽可能让当事人不知晓,美其名曰:保密性(保护性)医疗。然而,多数情况下,纸终究包不住火的,面对残酷且几乎无休止的化放疗,大多数人很快就明白了一切。于是乎,我们强调,在适当的时候,以适当的方式,告知(当事人)适当的部分(详见《现代中医肿瘤学》)。这较之直截了当的和盘托出或一味的硬是隐瞒,是一种进步。但这并不能解决肿瘤患者真正的心理情结。 本人素对心身医学感兴趣,早年研究生论文,写的就是心身医学。因此,八十年代末,也试图借助心身医学或心理疏导等的方式方法,开导患者,疏解其情结、转移其注意焦点,不能说没有效果。面对日益增多的病人求治,这显然事倍功半,这次说得好好的,回去以后,又摆脱不了“癌魔”的阴影,复归于旧……为此,很长一段时间曾为此十分苦恼,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,却找不到破解的钥匙。 有一次,一位患者的话,深深触动了我。那是90年代初,一位中年乳腺癌患者,情绪太低落了。每次复诊,我都苦口婆心地劝她,又给她举了很多例证,又给她看了不少资料。最后,有一次,她告诉我,“何教授,我不是不相信您,您说的话,我全信,但又有什么用呢?您是医师,您没生病;您在岸上,我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,我一回到家,我想到自己的病,我没法摆脱”,“除非您让我看到活生生康复了的实例,让我浮起这些阴影时就可以和她们电话聊聊……”是啊!心理学研究表明:人们在落难的时候,最希望得到的帮助不是其他,而是曾经有过与他们同样经历,却已走出了苦海的人的指点和帮助。那时,我已有不少患者群了,有的康复了多年,为什么不可借助他们,以一种特定形式,让他们相互开导,相互帮助呢?心理学不是有集体治疗模式吗? 很快,我便付诸实施。所有求治者,围着大圆桌排排坐,我挨次问诊,解答疏方、指导,圆桌中谁都可以提问,相互间也可窃窃私语、相互交流。这一形式还真管用。因为我的患者中,80—90%是老患者,其中50—60%是康复了3—5年的,活得挺不错的。还没等到看病,新患者社会潜移默化地“接受”了老患者的心理指导。“您这病不用担心,我来的时候比您更糟,比您更灰心”,“一段时间治疗下来,您看,我不是恢复得很好吗?”“我已经5年了”“我已经8年了……”而且,十多年的“圆桌”,我们病人中相互间还交上了许多对好朋友,相互鼓励、相互倾诉、相互支持。圆桌,成了一个特殊的学校。有不少患友这样和我说,两三周来坐一坐,相互聊一聊,改改方,回去心情就好多了,至少能心理坦荡十多天”。 圆桌诊疗,除了中医学诊疗法外,其实还融汇了现代心身医学的许多有效疗法在内。至少,她比较好地贯彻了社会、心理、生物医学之模式。实施了心理治疗的倾听、支持、保证三原则;融合了集体治疗、心理疏导、示范疗法、情境疗法、认知疗法、交友疗法等的精髓。因此,现已成为我们与患者携手应对癌症的重要法宝之一。 在实施过程中,也不是没有问题的。有一个加拿大多伦多的上海籍患者,男性,二十多年前去海外,不久前确诊为胃印戒细胞癌,只做了姑息手术,没法实施化疗,回到国内,找我诊治。看到这么多人围坐一桌,悄悄地对我提了个要求,能否单独诊疗。因为在国外,病情绝对是个体最大的隐私。这种方法公开讨论个人隐私,那是无法容忍的。我深表理解,同意单独诊疗。不过给了个建议:您和您妻子(正好陪同他求诊)不妨找个位置,后排坐下,静静地听,做个旁观者。他同意了,连续两次求诊,他都认真地听别人的交流。第三次他提出,不需单独就诊了,他愿意坐在大家中间,与别的患者交流。此先生来时愁容满脸,第一句话就告诉我说:加拿大医师断定他寿限不超过4—6个月,我再作疏导解释均无济于事。在“圆桌”中,他结识了邱先生,一个同样患胃印戒细胞癌只化疗过一次的同病种患者,已较健康地生活了5年。事实胜过了一箩筐的说教。在那以后,他的脸上,又绽放出笑容。 无独有偶,不久前笔者注意到洪昭光教授曾指出:“美国人治癌症,一个一个地治,患者死得快,怎么治呢?小组治疗。癌症患者每个礼拜,7-8个人来座谈,大家一起聊聊天,说说话,心里有什么难受,尽管说出来,互相鼓励。这个小组疗法一来,大家心理状态很好,结果呢,化疗副作用很少,死亡率很低,成活率很高。”这些,单用生物科学是难以作出任何解释的,只能归之为人文关爱、人文沟通因素在起作用。 返回何裕民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全文阅读目录 上一篇:120.心态好坏是能否康复的分水岭 下一篇:122."增悦"对癌症患者尤其重要
龙8国际